欢迎光临北大青鸟福州新生代校区

  Apple Watch用户体验测评

  智能腕表上的应用程序应该更多依靠手势操作而不是导视元素,应该优先考虑最重要的信息传达,支持越区切换操作,创建为用户量制并且独立的内容。

  去年,我在一篇关于智能腕表就是未来-三星Galaxy Gear正行驶在路途中的文章里分析了三星Galaxy Gear腕表。如今,苹果腕表的问世再次燃起人们的满腔热情,但是尽管许多科技网站对苹果腕表都已有很多评论和报道,不得不指出苹果腕表的用户界面并没有向未来的发展方向靠拢的趋势。以下是笔者对苹果腕表的一些观察和建议,希望能给予设计师相应的启发。

  微小的目标触点

  人类的指触输入比鼠标输入需要更大的触及区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无论个人喜好,人们的手指比鼠标的屏幕光标要宽大很多。一般成功稳妥的指触输入需要的区域大小是:1cmx1cm(1平方厘米,大约一个指甲盖的面积),从苹果腕表来看,似乎苹果已经接受这种微小的指触输入的方式。当你在解锁腕表屏幕的时候,你需要在一个很迷你的数字屏上输入你的密码。并且,苹果通过若干个中心聚集向外扩散的小圆来表示应用程序,这就使得启动应用程序其实是一次冒险和挑战,因为即便位于最中心的那个看似最大的圆对我们最小的手指来说也还是太小。而且辨认这些图标还需要很好的眼力,以及愿意通过滚动使它们成功对焦的意志力。此外,如果你想删掉某个应用程序同样需要很好的运气才行,因为位于图标左上角的小圆x只适合婴儿的手指!(虽然人们可以通过触摸整个图标来删除程序,但事实上大多数用户还是会尝试去触及那个小圆x,因为用户已经习惯于点击含有x的小格子来关闭或删除程序了。尽管苹果试图通过填补一些可触的区域来减小用户误触率,但还是无法真正解决人们胖胖的手指问题,因为从我们的测试中得知用户会尝试在可视的触及区域内触摸屏幕。)

  「解锁腕表需要在迷你的数字键盘上用指触输入密码,每一个按键大概6mmx4mm(仅仅0.24平方厘米,而上文中建议的输入区域是1平方厘米)」

  「苹果通过若干个中心聚集向外扩散的小圆来可视化应用程序,但是即便位于最中心的那个看似最大的圆对用户用手指来开启程序这一任务来说也还是太小。此外,用于删除应用程序的小x图标只有2mm的直径。」

  你可能会问:在一个如此小的屏幕上(苹果腕表较小的版本发布的屏幕官方尺寸是38mmx38mm,实际屏幕尺寸更小一点-仅大约32mmx35mm),除了能设计被包含在小屏幕中的小图标外,我们还能够做什么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此处答案有两个:声音和手势。当用户想要浏览应用程序,设备,和输入信息的时候,声音和手势这两种方式都可以替代用户界面上的元素(这里的元素指Chrome,而Chrome被定义为一种用来为用户提供操作信息的视觉设计元素,而不是Google的网页浏览器)以节省屏幕。

  手势

  目前为止,触屏的应用程序正努力完善手势操作,使其能被合理合法地使用。然而手势的启示作用很弱,学习起来有一定难度。在用户测试中,那些需要手势完成的应用程序在常规用户中的响应情况不佳,因为它们往往需要用户付出耐心,心甘情愿地去学习。因此在手机和平板电脑上,为了减缓过多手势操作,设计师往往会选择其他途径,如冗余的界面,以及上文提及的可视化的Chrome(被定义为一种用来为用户提供操作信息的视觉设计元素,而不是Google的网页浏览器),而不是依靠手势作为成功操作任务的唯一方式。

  但是手势操作在智能腕表上却成为了不二之选。一个滑动的手势在腕表上要比点按(目前最简单的人机交互方式)更容易被用户接受。因此,腕表的应用程序使用大量的滑动手势来移动一个卡片组中的不同元素(请看下图),大多数右滑都表示返回命令。

  「字典:轻击Word of the Day可以显示当前页上的入口,用户然后可以通过轻击页面顶部的WotD(虽然有些难度,但是视觉上可以清楚看见)或者向右的滑动手势(不可见,但是比较简便)。」

  在Apple腕表中引入的一个新手势是Force Touch ( Force Touch是一项Apple 用于 Apple Watch、全新MacBook 以及全新 MacBook Pro 的触摸传感技术。通过 Force Touch,设备可以感知轻压以及重压的力度,并调出不同的对应功能。Apple 也表示 Force Touch 是研发 Multi-Touch 以来,最重要的全新感应功能。),这个功能和Android的长按功能很相似,在Android的长按功能的初始版本中,Force Touch可以用于表示与当前页面相关的菜单(类似于Windows桌面的鼠标右键功能)。值得一提的是,Force Touch是基于整个屏幕的,而不是局限于用户界面上的某个特定元素。因此,用户可以通过触摸屏幕任何一处开启传感功能,这样上文中提及的「胖胖的手指」问题也可以被解决。

  「天气:通过触摸传感技术来改变屏幕中天气信息视觉呈现的方式」

  除了硬件的创新,Force Touch技术和滑动返回作为手势操作的两股核心力量在Apple腕表上的表现也很出色。虽然目前将手势标准化普及的可能性还不大,很多用户还不熟悉(因为返回按键在Safari浏览器中是很明确的,用户会更熟悉这样可触及的按键——作为一个上述界面冗余的例子之一)但是滑动返回已然成为Apple腕表手势语言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Apple使用户逐渐依赖习惯与这种滑动返回的操作手势,那么这一手势将逐渐流行于手机和平板电脑,也会逐渐标准化。但是,滑动返回这一功能在腕表上也可以通过Back/up按键被复制(如上图中Dictionary App的层级图示),因为按键图标的可视性会使得它获得更多用户青睐,即便这种方式在小屏幕中的操作难度很大。

  Force Touch是一个没有视觉感知符号引导的手势操作,对于iPhone用户来说,这个手势操作是相对陌生的(因为在iOS系统中很少用到长按手势)。如果这种手势被持续应用在app中,它将会被用户熟知并且可以广泛应用于其他的触摸屏上。然而,经验告诉我们这种没有视觉符号引导的手势操作要被用户接纳要经历漫长的时间。

  卡片式是最佳方法

  微小的目标触点对设计具有重要的启发作用。由于按键、链接这样的方式往往令人感到冗长沉闷,事实上,在腕表上最佳的呈现方法是卡片式。

  「NYTimes app:卡片模式可以使用户横向浏览不同的信息」

  「CNN通过一个列表使所有信息显示在同一页上,一个接一个,然后用户可以轻触其中的任何一条以获取更多信息。」

  卡片式的展示模式可以追溯到至少20年前,通常情况下,它可以清晰地为用户展示具有连续性的信息流或是由一些少量元素组成的信息列表而替代用户直接访问具体的网页内容。在腕表上,卡片式比竖列式更出彩,是因为竖列的信息排列形式还需要前进和后退来查看信息的具体内容(a form of pogo sticking),这就促使了多步导航。而卡片式,用户可以很容易地在每一个卡片信息上点开上下文菜单(例如,做一些保存信息,稍后在手机上继续浏览等操作)。在竖列式视图中,用户就需要导航到具体内容去调试对应于该项目上下文菜单。

  「NYTimes:用户在卡片上可以通过Force Touch来保存信息以稍后查看」

  当然,如果当你的信息有100条时(或者只是大于20条)卡片模式也会显得冗长。事实上,用户不会在腕表上浏览10-12条卡片信息,此时,用户应该已经取出手机来继续查看信息了。

  「股票:如图中,竖列模式会比卡片式更难使用。用户通过轻触一条股票数据来看到具体内容,但当进入了具体内容视图中,我们可以发现顶部的返回导航栏事实上是累赘,仅起到用以提示用户可以返回上级视图的作用,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浪费了屏幕的空间(如图中的Stocks和AAPL部分)。」

  竖列示图的另一个缺点是通常情况下容易引发用户在上下滑动时候的误触。

  越区切换(handoff)

  越区切换是一项允许用户从腕表转移到手机而继续原先腕表上任务的操作。这曾

我的位置: 首页 >> Apple Watch用户体验测评

2017-06-14

来源:


 

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东大路恒裕大厦北大青鸟新生代校区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东大路恒裕大厦三楼

电话:400-9966-370   0591-87880522

网址: www.0591bdqn.com

福州校区乘车路线:塔头站、东水路口站、八方大厦站

北大青鸟福州新生代校区公众平台

福州北大青鸟